新参书屋

回复于:幕泽的练笔time❤【更新时间不定】

首页 论坛 学习交流 语文 幕泽的练笔time❤【更新时间不定】 回复于:幕泽的练笔time❤【更新时间不定】

#569

言语如故
公元前一世纪,烟尘四起,国破家亡。民众星散,颠沛流离。两千年时光流转,炮火将熄,家国重建。民循月归,奇迹闪耀。仰头,耳畔还是熟悉的语调。俯首,书卷之间还是清晰的抑扬。一个民族,无论人们冼足踏过多少异国的尘土,无论子孙身影彳亍多少他乡的街巷,若乡音不逝,若文字不亡,当你蓦然回首,你见我,言语如故,是故乡,故人,故国。

语言是文化的核心,亦是一个民族无形的根。从历史上秦王扫六合后一统文字,到北魏民族大融合的习汉语,书汉文,无不体现著文字在民族发展和凝集中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从伊拉克誓死搬运书籍典藏的图书馆馆长,到《最后一课》里于沦陷中激情澎湃的法语的吶喊,无不展现着一个民族为了延续的苦苦挣扎。当年日军侵占东北,强迫东北的学生学习日语,其实亦是精神侵略的一步。生为一国人,却失此国语,纵欲效此过国,舍命何以得?击倒一个国家的语言,文化,这个国家就离毁灭不远了。唯大风泱泱,大潮滂滂,多少个风雨如磐的年头,斗转星移,青山不变。语言始终是一个国家昌盛的根基。

美国语言学家哈里森教授说:“语言是更加古老、复杂精细的人类财富,每一种语言都是一个结构独特的人类存在方式。每种语言都有无限的表达可能性,无限的搭配可能性,它们的词汇、发音系统和语法,以精妙的结构组合起来,比我们手建的任何建筑更伟大。”的确,每一种语言都是一个民族烙印在基因里的记忆,每一声呢喃都是人类存在的声响。语言乃大音希声,似唇齿间杳霭流玉。

陈赛如是说,或许语言的死亡,最可怕的不在于损失多少历史、文化或者物种的知识,而是我们在某一个早晨醒来时,甚至不记得这个世界曾经有过不一样的可能性。可身处多元文化世界中的我们,是否在语言掺杂的世界大潮中迷失前路的方向?你可曾在英语发音与文法中徘徊,却不曾记起吴侬软语中那一抹莼鲈之思?你可曾脑海中充斥着动漫里元气欢快的语调,却不曾听懂故土老乡的一声问候?昔日流浪的希伯来语于两千年后得以重新在世界舞台上绽放光彩,创造复国的奇迹。而作为在华夏土地上繁衍生息的炎黄子孙,我们是否更有义务传承和发展独属于我们的优美的汉语?其答案不言而喻。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,纵使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强大,其文化的传承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在普通话大潮中式微的方言,于人潮中冷清的甲骨文专业,随波逐流却失其本音的古语发音……若有一天,汉语的光辉终于消散,我是否还能在人群中听取一声平仄,是否能在异国他乡寻得一故人,是否能在多年漂泊后重遇一旧友,笑对其言,乡音未改,你我言语如故?

我知晓多少年后,时光的锈蚀将被抹去,我瞥见那字句汉语容颜依旧,凭几载流光逝去遗落的清欢。我穿过红尘千丈的苍茫,你守着岁月风轻云淡。我悠然与纸卷诗书对望,一曲流光不尽,你言语如故,风致宛然。(简体字版本)

2+
avataravatar
跳至工具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