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参书屋

回复于:幕泽的练笔time❤【更新时间不定】

首页 论坛 学习交流 语文 幕泽的练笔time❤【更新时间不定】 回复于:幕泽的练笔time❤【更新时间不定】

#562

<p style=”text-align: center;”>言語如故
西元前一世紀,煙塵四起,國破家亡。民眾星散,顛沛流離。兩千年時光流轉,炮火將熄,家國重建。民循月歸,奇跡閃耀。仰頭,耳畔還是熟悉的語調。俯首,書卷之間還是清晰的抑扬。一個民族,無論人們冼足踏過多少異國的塵土,無論子孫身影彳亍多少他鄉的街巷,若鄉音不逝,若文字不亡,當你驀然回首,你見我,言語如故,是故鄉,故人,故國。
語言是文化的核心,亦是一個民族無形的根。從歷史上秦王掃六合後一統文字,到北魏民族大融合的習漢語,書漢文,無不體現著文字在民族發展和凝集中舉足輕重的作用。從伊拉克誓死搬運書籍典藏的圖書館館長,到《最後一課》裡於淪陷中激情澎湃的法語的吶喊,無不展現著一個民族為了延續的苦苦掙扎。當年日軍侵佔東北,強迫東北的學生學習日語,其實亦是精神侵略的一步。生為一國人,卻失此國語,縱慾效此過國,捨命何以得?擊倒一個國家的語言,文化,這個國家就離毀滅不遠了。唯大風泱泱,大潮滂滂,多少個風雨如磐的年頭,鬥轉星移,青山不變。語言始終是一個國家昌盛的根基。
美國語言學家哈裏森教授說:“語言是更加古老、複雜精細的人類財富,每一種語言都是一個結構獨特的人類存在方式。每種語言都有無限的表達可能性,無限的搭配可能性,它們的辭彙、發音系統和語法,以精妙的結構組合起來,比我們手建的任何建築更偉大。”的确,每一種語言都是一個民族烙印在基因裡的記憶,每一聲呢喃都是人類存在的聲響。語言乃大音希聲,似唇齒間杳靄流玉。
陳賽如是說,或許語言的死亡,最可怕的不在於損失多少歷史、文化或者物種的知識,而是我們在某一個早晨醒來時,甚至不記得這個世界曾經有過不一樣的可能性。可身處多元文化世界中的我們,是否在語言摻雜的世界大潮中迷失前路的方向?你可曾在英語發音與文法中徘徊,卻不曾記起吳儂軟語中那一抹莼鱸之思?你可曾腦海中充斥著動漫裡元氣歡快的語調,卻不曾聽懂故土老鄉的一聲問候?昔日流浪的希伯來語於兩千年後得以重新在世界舞台上綻放光彩,創造復國的奇跡。而作為在華夏土地上繁衍生息的炎黃子孫,我們是否更有義務傳承和發展獨屬於我們的優美的漢語?其答案不言而喻。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,縱使中國在世界舞台上越來越強大,其文化的傳承仍處在水深火熱之中。在普通話大潮中式微的方言,於人潮中冷清的甲骨文專業,隨波逐流卻失其本音的古語發音……若有一天,漢語的光輝終於消散,我是否還能在人群中聽取一聲平仄,是否能在異國他鄉尋得一故人,是否能在多年漂泊後重遇一舊友,笑對其言,鄉音未改,你我言語如故?
我知曉多少年後,時光的鏽蝕將被抹去,我瞥見那字句漢語容顏依舊,憑幾載流光逝去遺落的清歡。我穿過紅塵千丈的蒼茫,你守著歲月風輕雲淡。我悠然與紙卷詩書對望,一曲流光不盡,你言語如故,風緻宛然。</p>

2+
avataravatar
跳至工具栏